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博迅医疗生物仪器股份有限公司振荡培养对变形链球菌在两种修复材料表面粘附的影响

上海博迅医疗生物仪器股份有限公司振荡培养对变形链球菌在两种修复材料表面粘附的影响

[导读]研究上海博迅医疗生物仪器股份有限公司振荡培养对变形链球菌在两种修复材料表面粘附的影响。方法:将热凝树脂和钴铬合金试件各22个分别置于含变形链球菌悬液的试管内,随机分成两组,各11只试管,分别置于振荡培养箱和静止培养箱中培养24h。

目的:研究振荡培养对变形链球菌在两种修复材料表面粘附的影响。方法:将热凝树脂和钴铬合金试件各22个分别置于含变形链球菌悬液的试管内,随机分成两组,各11只试管,分别置于振荡培养箱和静止培养箱中培养24h。测定细菌粘附量,并进行扫描电镜观察。结果:在振荡培养条件下,热凝树脂和钴铬合金材料表面变链菌粘附量低于同种材料静止培养组(P<0.01)。结论:振荡培养条件可减少变形链球菌在修复材料表面的早期粘附。

口腔细菌在修复材料表面的粘附是宿主、细菌、修复体三者发生关系的前提条件,是细菌在修复体表面定植的基础[1]。口腔细菌在修复体表面的粘附受到细菌、修复材料、宿主等各方面的影响。修复材料表面的化学组成、粗糙度、临界面张力、表面自由能、疏水性、表面电荷等对细菌的粘附有重要影响,不同的细菌在口腔修复体表面粘附的量不尽相同,以链球菌居多[2]。口腔内环境是一个复杂的动态环境,在日常生活中需要完成咀嚼、发音、含漱、吞咽等各种复杂的功能活动。这些口腔功能运动造成口内液体的振荡流动是否会影响细菌在修复材料表面的粘附,目前鲜见报道。本研究选用两种常用的修复材料制成圆柱形试件,将试件置于变链菌液体培养基中在静止和振荡条件下培养,探讨振荡培养条件对细菌在修复材料表面粘附的影响。

1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和设备

1.1.1 实验菌株及培养基

变形链球菌ATCC 25175(由口腔生物医学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提供);牛心浸脑液(brain-heart infusion broth,BHI)培养基(英国Oxoid);BHI琼脂平板以及BHI-S琼脂平板。

1.1.2 试件材料

齿科钴铬合金(四川大学材料成型及制造系);热凝树脂(贺利氏古莎-上海齿科有限公司)。

1.1.3 实验仪器

厌氧培养箱(浙江义乌冷冻机总厂 DY-Ⅱ型);粗糙度测定仪(时代TR200手持型);恒温厌氧振荡培养箱(浙江义乌冷冻机总厂);扫描电子显微镜(日本JEOL JSM-5900LV型)。

1.2 方法

1.2.1 试件的制作

用钴铬合金和热凝树脂按厂家要求制作直径5 mm、高10 mm的圆柱体试件各22个。钴铬合金试件喷砂,绿色砂石及金刚砂橡皮轮初打磨,然后用Struers Labopol-6型研磨抛光仪经320目、400目、600目、800目、1200、1500目耐水砂纸依次打磨。随机抽取8个试件,每个试件表面随机选8个点,测出各点Ra值,8个点的平均值为该试件的粗糙度Ra值;试件Ra值范围为0.09~0.13 μm,并检验无统计学差异。热凝树脂试件绿砂石初打磨后也依次用320~1500耐目水砂纸研磨,使其Ra值与合金试件在相同范围且检验无统计学差异[3]。蒸馏水清洗3次,超声洗涤5 min,环氧乙烷灭菌,蒸馏水清洗3次,干燥备用。

1.2.2 制备实验菌悬液

将变形链球菌冻干菌株接种于BHI琼脂平板,复苏培养。形态学检查为纯培养物,再接种于BHI-S琼脂平板上厌氧培养48 h,经形态学及生化试验鉴定为纯培养物。无菌接种环刮取平板上的细菌,充分乳化分散至PBS缓冲液中,用比浊仪比浊,制成浓度为6×108CFU/mL的菌悬液。

1.2.3 细菌粘附

将试件分别置于盛有0.5 mL实验菌液和4 mL BHI液体培养基的内径1.5 cm的玻璃试管内,随机抽取热凝树脂组和钴铬合金组各11只试管,置于振荡频率为240 r/min、振幅为60 mm的振荡厌氧培养箱中,37 ℃,混合气(80%N2,10%CO2,10%H2)培养24 h;其余各11只试管置于厌氧培养箱中37 ℃,混合气静止培养24 h。

1.2.4 细菌粘附量的测定及电镜观察

将试件用PBS缓冲液冲洗5次,然后从每组11个试件中随机抽出10个加入PBS液2 mL,超声洗涤1 min,分别收集各原液进行10倍倍比稀释至10-3。取10 μL最低浓度的稀释液滴注于BHI琼脂平板培养基上充分推匀,厌氧培养48 h后进行菌落形成单位计数。将每组所余的一个试件用PBS缓冲液漂洗2次,置于2.5%戊二醛4 ℃固定2 h,逐级酒精脱水及临界点干燥后,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并拍照。

1.2.5 统计处理

数据以xˉ±sxˉ±s表示,采用SPSS 10.0统计软件分析,选用t检验。


相关文章